卡塞尔的森林监狱

遇见冬天的海Ⅰ.    -[在路上]
Tag: 生活

     

有时候只是自己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.想去看看冬天没有人烟的海.一个人坐上长途火车白天可能会是期待未知的兴奋,到了晚上就只成了怅然.邻座的人就像随着岁月增长生命里遇见的人一样换了一拨又一拨,而走向终点的只有自己.斜对座的是两个学生也是一对情侣,还有一起回校的同学.一路上讲着笑话.独自出行并非每次都能碰上能够结伴前行的人,这是运气更是福气.到了深夜停靠站基本都只出不进了,车厢都是空落落的.最后整个人躺在座椅上,这是第一次在硬座车厢如此踏实的睡觉.

     火车到站是早上6.30分,并没有我想象中扑面的海风气息,而是像其他北方城市一样的干冷空气.我一个人在火车站等着青年旅社的人来接,一面游离的看着这座还未苏醒的陌生城市.我有时候就是这样,身体已经到达了目的地,心却还存有时间差. 我在火车站对面的小摊上买了个煎饼果子当早饭.我住的青年旅社其实还没有对外营业,只是一次巧合让他们一大早的收留我这个流浪人.在中山路的麦当劳,咖啡和着被风吹冷的煎饼果子成了初到青岛的第一顿早餐.

我住的是一个四人间,实际上算上我也只住了两个人,另一个是从即墨来青岛上学的女生,元旦放假还未回来. 一个人旅行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意更改行程.简单的收拾行李去轮渡码头坐渡轮去薛家岛的金沙滩.渡轮码头有些陈旧,却有浓郁的颜色,像是属于某个年代的颜色.

海边有三三两两的游人,海风再大也不能阻止人来看海的心.在沙滩边有些卖纪念品的小店,里面挂着一串串贝壳做的风铃,风一吹不断的清脆声音,那是海风现身的召唤.

     回到青岛已是下午,在小吃街找了家锅贴店.那种最亲民的小店,里面热闹的坐满了人.要了半斤锅贴和两串肉串,找了最不妨碍别人的位置.邻座的大叔和我攀谈.说东西吃的惯吗,我笑说,很好吃.看见别人都要了米粥,也跟着要了碗,红豆加大米,没有其余作料,入口是红豆的清甜和粥的温热.这是我对青岛最初和最深刻的印象.

     起初手边连份地图都没有,时常不认识路,也就随着自己走.在海边的鲁迅公园,遇见两条流浪狗,我把手上吃剩的番薯放在地上,它们警觉的不愿靠近,稍有人声便跑开了.随后一直跟着我,可是我手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食物分给它们了.在青岛的三天,不论是在街道还是景区看见了太多这样的流浪狗.

 

Posted by  at  2010-01-14 20:03:22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
共64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